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第一时间更新《直播玄学,在线吃瓜》最新章节。

小恩迟疑道:“应该不是她搞的鬼吧,听说他们是和平分手,我室友说那个女生回老家准备和其他人结婚了。”

柯学赞同地点点头。

小恩刚松口气,就听柯学继续道:“她一个月前就死了。”

小恩脸色煞白:“死、死了?”

柯学恍然大悟:“原来你没认出来啊,你梦里的女鬼就是室友前女友。”

[要是认出来小恩刚刚就不会红着脸了。]

[楼上刚刚说最毒妇人心的出来,看我不喷死你!]

[该不会是室友把女生杀了,女生死后化成厉鬼复仇吧?这也不对啊,女生都被男的杀了为什么还要和他结婚……]

“对也不对。”

柯学悠悠道:“室友和女生生前是情侣,男的家里条件一般,女生家里有钱。毕业后男的发现自己遇不到最好的,而女生周围却有比他更优秀的人,所以就想赶快结婚定下来。”

“但是女方家长不同意,男的就劝女生割腕逼迫家人同意,等女生割腕昏迷送医院时,男的觉得女生越惨他婚后地位就越高于是故意拖时间,没想到女生因此失血太多死了。”

[所以说恋爱脑要不得,姐妹们找对象一定要擦亮眼睛!]

[世界上最愚蠢的是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威胁人,能威胁到的都是在意你的人,那些不在意的依然不在意。]

“女方家长知道女儿死因后怒不可遏,要求给两人结阴亲,否则就告他故意杀人。显然你室友拿了女方家长的聘礼,又不想结婚。”

柯学补充道:“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女方家长提供的婚房。”

[说到底还是女方家长的锅,早同意两人在一起不久得了,闹成现在这样满意了吧。]

[玉e了,楼上说的简单,谁愿意自己娇养长大的女儿嫁给一个废物。]

[女生们,家长不让嫁的人千万不能嫁!]

[刚去了解了下冥婚,最后一步是在婚书上滴双方的血,小恩再傻也不至于把自己的血给其他人吧?]

柯学笑了:“这还不简单,现在剧本杀、密室逃脱不是很流行中式婚礼吗?”

“到时候周末一起出去玩一下,就算不小心受伤流点血,玩到兴头上也不会太在意,还可以顺便把堂拜了。”

[主播别这样,我昨天才在密室和npc拜堂。]

[楼上你胆子真大啊,现在汗流浃背了吧?]

[上次和朋友想去但是一个人88,我俩嫌贵没去,这钱用来吃火锅不香吗,穷和馋救了我一命。]

柯学说起这个有点不理解,“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喜欢玩这个,你们不是胆子最小了,第一次看到鬼都吓得哇哇叫吗?”

[以前胆大包天不知世上有鬼,现在长大懂事了呜呜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