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妹妹在想什么?”叶惊羽问道;“看你如此出神,可否说出让嫡姐为你思考一二?”

“哦…啊?没什么的嫡姐。”叶子苓现在气消了,笑着回话;“嫡姐不用担忧锦一,锦一自然是不会在意的。”

“只是嫡姐……”叶子苓对于楚林渝,还是有些好奇;“关于小姨娘的事情,可以和锦一说说嘛?”

“楚将军吗?”叶惊羽像是在回想;“楚将军与大将军战功赫赫,有着许多事迹,如此一一道来,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叶子苓听着也就知道,叶惊羽在委婉的拒绝她。

“这样吗?”叶子苓也配合的回答;“那不知嫡姐为何要抄女戒?”

“原来妹妹在思量此事。”叶惊羽笑着回答;“只不过是些不重要的事罢了,昨日顶撞父母,自是要受责罚。”

“嫡姐可觉得不公?”叶子苓见叶惊羽也是心疼的,在这种地方,更是如此,而且她并不觉得,叶不凡会受责罚;“为何不……”

“妹妹说笑。”叶惊羽在叶子苓先一步开口,依旧是带着微笑;“有错受责罚哪有不公一说?”

“不凡乃幼弟,失了些规矩合理,可我乃家中嫡女,万不可做有失父母尊容说法。”

“可嫡姐明明没有错!”叶子苓就是觉得不公平,像对姐姐生气的小孩一般;“哪有说是幼弟……”就不受罚的道理。

叶子苓话语突然顿住,她也没有抄女戒,因为楚林渝的庇佑如此。

所以她觉得,自己这种做法也是不公平的,现在的她,又和叶不凡有什么区别。

所以她觉得对叶惊羽有些愧疚,顶撞三人,受罚一人,只因她为嫡姐,只因她不能如此。

“妹妹怎么了?”叶惊羽还是带着笑,关切的问道;“为何不语?”

“没,没什么。”叶子苓结巴的回答,她现在只想找条缝钻进去;“锦一觉得嫡姐很是了不起而已。”

“如若是换了我,我肯定受不了这个气!”

“妹妹天真无邪,嫡姐看着也是安心的。”叶惊羽笑着轻抚她的头,不知不觉,他们便来到了侧门;“妹妹不是要出府吗?我便不送了。”

“商铺还有要事需要处理,来了位大商人,实在脱不开身,妹妹见谅。”

“自然不会的。”叶子苓对叶惊羽行了一礼后道别;“嫡姐,锦一便出府了,嫡姐回见。”

叶惊羽和她道了;“回见。”后,便向来处走去。

“小小姐受委屈。”梨花在叶子苓身边,看着叶子苓打抱不平;“待梨花定当会告知家主大人。”

“没关系,不用告诉小姨娘。”叶子苓伸了个懒腰,转身向侧门走出,坏心情全无;“等会你会受罚的。”

“梨花不怕受罚。”梨花跟在叶子苓身后,继续道;“家主大人要事知道小小姐受这般委屈,肯定……”

“没关系啦梨花。”叶子苓反过来安慰,他们向医馆走去;“我自己心里有数,不用什么都和小姨娘说的。”

“今天这事完全是嫡母之错,只是父亲的做法也够明显了。”

“正如小姨娘所说,我们身后是王府,肯定不会怕他们。”

“但是如果事事都靠小姨娘庇佑,那么这种我,又和受父亲庇佑的嫡母与小弟有何区别?”

“小小姐教训的是。”梨花像是受教育的孩子,低头表示赞同;“梨花受教。”

她们两就这么走在京师的大街上,叶子苓鬼使神差觉得有人视乎在看她,她回头望去。

身后人来人往,没有那所谓的注视,她只当自己疑心重,出现的幻觉。

不过就这么突然一看,她来了这么久了也才发现,也是第一次注视黎北的皇宫。

哪怕是这么远来看,依旧是如此浩大,如此辉煌。

“梨花,你先去医馆吧。”叶子苓对梨花道;“现在天气好,你去把药材拿出来晒一晒,我一个人看看。”

“是,梨花这就去,小小姐一人小心。”梨花行礼后,便向医馆走去。

正当梨花走远,叶子苓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偏僻小巷。

叶子苓出神之计,身后突然传来呼喊,叶子苓闻声向身后望去。

“叶姑娘,好久不见啊。”

一位手拿折扇的男子,穿着朴素,气质却温文尔雅,看起来像是书生。

只不过奇怪的是,他看起来到了年纪,却没有束发,只有耳后有一缕发丝用青色发带扎起。

“……”叶子苓顿时一阵沉默,她可不认识这人是谁。

而且听着这公子这么熟悉的样子,她估计叶锦一是认识的,可是她叶子苓不认识啊!

现在叶子苓在脑海中疯狂搜索,哪怕是一点,都没有关于这公子的信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符镇穹苍》【熬夜小说】《游戏王者》《谁让他修仙的!》《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