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子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秋最后还是没有告诉萧玄有关他雄父和雌兄的事,毕竟对面来头都挺大的,帝国元帅和贵族公爵是他亲虫这种事情,说是做梦都显得有些夸张了。

何况他也在害怕。

害怕自己与亲虫相认之后,会因为这个原因失去萧玄。

毕竟一开始只是看他可怜才跟他结婚的不是吗?

这段时间的相处不是没有产生一点感情,但是那点浅薄的温情能使萧玄抛下所有顾虑,坦然自若的跟他继续走下去吗?

秋不愿意做赌徒,万一……他无法接受最坏的结果。

其中难免也掺杂了一点儿小私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将萧玄藏起来,不让任何虫知道。

当秋意识到自己是一只贪得无厌的虫。

但是渴望被爱的心永远是盛不满的,就算汲取的爱意再多也依然会想要更多。

就像上了瘾一样。

-

之后的相处一如既往,简单平淡却幸福,至少秋是这么认为的。

萧玄工作带崽两手抓,秋只需要安心出门上班就可以了。

虽然面试被莱顿搅得一团乱,但他还是得到了这个工作。

他顺利的进入了军部担任审计一职,虽然是文职岗位听起来会很清闲,但实际上忙到脚不沾地,唯一的优点就是能每天回家陪自己的雄主和虫崽。

莱顿其实希望他能去第五军团任职,但是秋拒绝了。

他对这种职场后门不感兴趣,而且他不想离自己的雄主太远。

每次出门和回家的时候,都会跟执行命令的军雌们打个照面。

秋不是没有跟莱顿提出过撤回命令的要求,但是被莱顿回绝了。

莱顿说,那些军雌不光是在监视他们,也是在保护他们,因为没耐心的曼斯菲尔公爵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秋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要么主动接受莱顿的示好,要么被动的等待曼斯菲尔公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施的计划。

就连莱顿都对曼斯菲尔公爵有所忌惮,那么他一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拆散一桩无权无势的婚姻对曼斯菲尔公爵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秋最终默认了莱顿的做法。

一开始的时候,秋还会担心外面的异常现象引起萧玄的怀疑,但是当他发现萧玄对一墙之隔的世界毫无兴趣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因为萧玄的社恐死宅属性,非必要绝对不出门,不是在直播就是在陪伴虫崽,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已经被军雌们重点保护起来了。

但是秋这口气松得有点早了。

萧玄是不想出门,但是宅久了身体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偶尔他会在天气特别好的时候,突起兴致去阳台晒晒太阳。

这个世界上就是巧合太多。

例如此刻。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对着镜子打领带,准备开启新的一天。

萧玄脚步慌乱的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明显刚刚睡醒,还迷迷瞪瞪的。

“大早上的这是怎么了?”

因为身在第五军团的保护范围内,秋没有往虫身安全方面想。

“外面……”

这两个字一出,秋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外面有什么能令雄主感到震惊的他一清二楚。

难道说雄主已经和第五军团的虫打过照面了?

短暂的平静生活就这样挥手远去了。

秋认命般的垂下眼。

但他还是故作冷静的询问道:“外面怎么了?”

"阳光幼儿园最近新出了一个对外招生活动,各项要求我们家虫崽都能满足,于是我就约了线上报名,刚刚收到了招生老师的短讯,说他已经到外面了!但是很奇怪的是……"萧玄话锋一转,颇为不解的说:“短讯是五分钟前发的,到现在都没有虫上门拜访,我还特意取消了房屋保护系统就怕没听到门铃声,而且我明明跟老师说过到了直接按门铃就行了。”

招生?

秋沉默了。

估计,那位老师正忙着接受第五军团的盘问吧。

虫神保佑,希望这不会给那位招生老师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老师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萧玄左思右想,最后只能得出这么一个听起来不太合理的解释。

但凡他稍微关注一下窗外的景色,都会发现那些巡逻的军雌们,也就能第一时间明白招生老师为何迟迟未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绝密小说网】《我,天龙人!》《今日雾宜》《秦时小说家》【要读小说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