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景。”裴洛洛说完安抚般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柔声应了句嗯,哄着裴洛洛说:“姐姐,再喊一次。”

“小景。”

“嗯。”

他用下巴轻轻蹭了蹭裴洛洛的脖颈,接着语气郑重地说:“我在,姐姐。”

裴洛洛有些发愣,突然间,她想好好看看小景,这个外形上与她记忆里相差甚远的男人。

“放手,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他应了声嗯,随后缓缓松开裴洛洛,“姐姐,看我的眼睛好不好?那里全都是你。”

裴洛洛发现小景真的很喜欢肌/肤接/触,即使松开了自己,他两只手还是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没有多余的行为,只是牢牢地握住她的手心,用食指和拇指扣住她的手腕。

“我也想看看姐姐的眼睛,想看到里面都是我。”他说着眼神逐渐柔和,并充斥着深深的眷恋。

裴洛洛一时哑语,下意识移开对视的目光,突然间,她觉得小景对自己的感情似乎变成了依赖,而她呢,她只是将他当作多年未见的普通朋友。

他们应该只是多年未见的朋友,第一次重逢时他粘人的行为,裴洛洛可以理解为欣喜,那现在呢?她不能理解。

“姐姐,别怕。”他说着将脑袋凑到她眼前,神情真挚地看着她,“对不起,我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用这样的目光看你。”

“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不会伤害你。”他说着缓缓松开裴洛洛的手,半阖着眼,睫毛轻轻颤抖,“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

裴洛洛睫毛动了动,随之摇了摇头,说:“没事,你先把鞋换了,洗好手再来客厅找我。”

他乖巧应了句好,按照裴洛洛的话一一做好,顺便将外套脱下来放在玄关的挂钩上,这才快步走到客厅。

裴洛洛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回复裴若仪的消息,小景坐在她身边时,她也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我在回消息,你无聊的话可以看电视。”

他轻声应了句好,便目不转睛地看着裴洛洛。

过了一会,当裴洛洛看向他时,他嘴角带笑地凑过来,随即手里便被她塞了电视机遥控器。

家里的4k高清电视机是裴若仪上个月买的,她觉得用投影仪比较麻烦,就一口气买了电视机。

“别老是盯着我看,看电视。”裴洛洛说完便扭过头去,继续回复消息。

小景看了一眼手里的遥控器,拧着眉抿起唇地移开视线,看向裴洛洛打开的电视机节目,是一档甜宠剧。

他没有换节目而是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自己一心两用,一秒看电视内容,两秒偷瞄裴洛洛。

裴洛洛回完消息后就将手机熄屏,看向小景就发现他在偷看自己,于是反问一句,“嗯?”

两人视线对上后,他立马笑得眉眼弯弯,慢慢凑过来牵起裴洛洛的左手,委屈巴巴地问:“你和他拍过照片吗?”

裴洛洛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他口中的‘他’是指季向景。

“嗯,和他参加采访时,有人拍了几张。”她如实说。

“那我也要和姐姐拍照。”他说着又凑近了些,双手抓住她的手臂,眨了眨眼睛,“要拍很多很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人参养灵芝》《择日走红》《万古帝婿》《74年重生日常》《九域剑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