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第一时间更新《除我以外,全员读心》最新章节。

剑刃划落之前,他听到轻轻一声。

“哥……哥哥,我渴。”

她这样说道。

她叫的是哥哥,不是大师兄。所以是在叫他。不是旁人。

殷阳微微迟疑片刻,缓缓匕首笼回袖中。

他想,喂她一口水,再杀也来得及的。

这样想着,他便将少女放回床沿,去倒了一杯水。他拿着一只白瓷杯,一手扶起她,一手用杯子喂她水。

她苍白的嘴唇咬上了瓷白的杯口,咕嘟咕嘟把水全喝了下去。

接着将头枕在他胸口,用他的衣襟拭去唇上的水渍。

他用手抱着她,任由她蹭。

大昊的奸细又来找殷阳,催促他快些刺杀龙芸,莫错过这良机。可是殷阳始终犹犹豫豫。杀了又怎样呢?杀了就又换一个王。反正不会是他,他太弱了。

龙芸的伤,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怒无常。不再凶他,也不再打他。也不再叫他大师兄。

她对他客客气气的,叫他哥哥。也没有过分逾礼的举止。

身体一复原,龙芸就着手整顿兵马。

准备整整一年后,龙芸正式反攻,并在这一年的冬月打下宣化。这一次她终于如愿了。宣化的女将军人头落地,幽州卫踏平冀州。

龙芸乘胜追击,朝西一路打到朔州。本以为可以长驱直入,没想到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那是大昊朔州前州牧颜国焘的地界,守军亦多是颜家军的旧部。殷阳虽然不通戎务,却也知道颜国焘大名鼎鼎,当年曾斩杀公孙烈手下健将。

幽州卫在朔州遭遇截击。那一战打得又十分艰苦。颜氏旧部视死如归。他们的军师,据说是个缺了一只脚的残废,平素只能坐在轮椅上。

可是那缺脚的军师十分可怕。即使是在大都也能听到他的故事。前线战场的事迹越传越神。传说颜氏旧部个个会妖法,在战场上以一当百。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夺走幽州军的所有料草。又使出妖术,火烧了幽州人的阵营。还有可怕的金色灵鹫,在他们头顶盘旋,发出一声声尖厉的鸣叫,令他们闻风丧胆。

退兵前的最后一场大战,那军师使出了可怕的妖法。侥幸生还的人说,他们说远远看到一座泰山从天而降,直接压下来,把战场上的军士和马匹活活压死。

龙芸亲手杀掉了那个军师。可是代价十分惨重。幽州卫主力损耗过半,再也无力向西挺进。

朝中早就有长老进谏,道:“大昊上有忠臣,未可硬攻。”

龙芸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虽然短暂地拿下了朔州,可兵马折损太重,无力守卫城池,只得班师回朝。

龙芸自己又受了重伤。她的胸口挨了一记钝器。诊治的医师说,幸好不是一柄剑,要不就被洞穿了。

这一记打得有点偏。若是再往左边挪上一挪,心脉俱断,便没有活路了。

不管怎样,龙芸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像以往的每一次。

龙芸昏迷不醒,醒时神志不清。殷阳伴在她左右,像一个尽心尽责的男宠。

夜晚她总是很害怕。于是他也陪在她身边。半夜听她说梦话,听她哭,听她叫别人的名字。

夏天打雷的雨夜,她缩在床角勾成一团瑟瑟发抖。

殷阳过去,搂住她,对她说:“我在这里。你不要害怕。”

龙芸说:“我没想杀你的,师兄,我没想杀你。是你逼我的。”

殷阳说:“不怪你。一定是你的师兄太坏了。”

龙芸说:“我也没想这样,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