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銮声》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

说话之间即是傍晚,古秋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我出来一天整。小娟答道:“对,赶紧回去还得赶紧回来。凤你去拿五十两银子,多了二姨拿不动,拿回去给老太太看病用。”此时把古秋玉弄得张口结舌,不拿,穷人家亲眼得见,也是我自己向外抖弄事。拿吧简直说不好意思。

祝莲道:“二姨你怎还想不通呢,事情都说明的。这家你来当,我们只帮着你走这一步。赶快回去赶快把小瓶和二姨父请来,没时间愣着。”随叫孟玉琴郇玉荣你俩把银子拿好,送二姨家门上,你俩赶快回来。古秋玉左想右想,没有一点好主意。也只好服从,跟俩大姑娘向门外走去。宝珠等送出大门,又等玉荣俩回来方得回内宅。

古秋玉边走边自忖,想想前边想想自家,拐个弯抹个角,直截了当进了自己北屋。这间屋多年白墙还是结婚时刷的,都已被烟熏火燎成黝黑。她把银子扔在炕上,背靠两床被子坐一会。想呀想呀,想今天这所遇的事。心里似开得锅紧一阵慢一阵,硬一阵软一阵,她激动得头压在炕上,四个叉四通八达,两脚捶炕,两手一左一右。咚咚砸这个大坯,还接一层席,自己总想,要不摔不砸,不撇那碗不甩在前院去,恐怕请都不肯过来。这一下我还当上二姨。嘿哎呀,我说不好,我说不好。只见门帘呼的一声,黑咕隆咚摸上自身。古秋玉一见猛的急坐起,头咚的一声,跟着听哎呦呦的一声。

古秋玉方知是小瓶爸,厉声的道你向屋闯什么?德寿直跺脚道:“你撞我鼻子喽,这血我堵不住。”小瓶妈说:“你别转啦快去北屋,这屋没有洗脸盆。”他转身向外猛冲。只听哐的一声喂呦呦,我的妈那。古秋玉一听是二嫂子被德寿撞倒。德寿毛腰去搀二嫂子,鼻血流二嫂一脸,二嫂子被撞个仰脸躺呢,嘴里喊道:“德寿喂,是什么流出来黏黏糊糊,弄我一脖子一脸?你快躲开我。”

他还毛腰想把二嫂拽起,后边秋玉伸手就捶这德寿。德寿脚未得力向前一撮,正好把二嫂子压半身,把秋玉气得又踢又撞。

二嫂道:“小瓶妈你别捶他,他压我我受不得。你捶他他使劲更压我呢。你叫他起来,我自己会起来。”秋玉噗嗤乐道这是怎弄的。二嫂子道:“你就别管怎么弄的啦!反正是乱套喽。”

德寿爬起来向北屋紧走,小瓶听厢房乱折腾,慢慢出来,见她爸爸捂鼻子问怎么啦。德寿道你别问,洗验盆呢?小瓶去端脸盆。可水缸里水没多少啦,好歹凑合吧。

这厢房秋王把二嫂子拽北屋向炕上推。凤英道你要做什么。秋玉道上炕得劲,把裤带解开。边说边给解,凤英就推。秋玉道还有一点不老实。顺手把银子向裤裆摁,凤英就连推带说妈娘那,又硬又凉。我说小瓶妈你这是什么玩意?话没说完又一块。左边撑右边摁右边撑左边摁。

凤英道这家伙跟冰似的,你等我把裤带解开叫你随便弄。秋玉乐道那时叫你脱你不脱,这时你想脱,我不弄。跟着一块一块从裤裆抓出。

风英道你上哪里弄来的河光石?秋玉把银子都放进被子里,头一压靠墙躺下。凤英道小瓶妈你和我冒什么坏。秋玉不言语。停一会凤英站在炕上,把裤子抖弄抖弄,又缠好裤带,坐在炕沿,刚要问前边做什么叫你去。

德寿挑门帘进来,见都炕沿坐呢。他轻步的悄悄把二嫂一搂,凤英乐道:“今晚你两口子要做什么。你俩要睡觉我走,我不耽误你们。”秋王乐道二嫂子还想说什么?

风英道:“对喽!德寿快去北屋把灯端来,屋里有蝎子。”德寿心实,嫂子说啥是啥赶紧端来,一掀门帘凤英道:“你把捻拨亮着点,这蝎子不小。”秋玉还是乐。凤英道:“德寿你别把油叫这小瓶妈撞上。你就在地上站,我找。”一伸腰把被子拽过来一抖弄,哗哗银子都掉在炕上。跟着道:“小瓶妈,你出去一天挣这么多银子,德寿你给我打她口供。”

秋玉乐道:“这银子是我把小瓶爸卖掉。还没说一天的价多少,等干几天瞧,这是五十两做定钱。”凤英笑道:“有什么都方便。你问好小瓶答应吗?你作主,如闺女儿子都不答应,你的脸向哪放?”

小瓶听见声过来问道:“妈妈咯咯叽叽说什么呢?我爸今天住家里,该睡睡觉吧。我还想问一下,中午向咱家送一桌席,妈你知道吗。”秋玉道:“这我可不知道。呦,呦这哪来这么多银子?”小瓶急问妈快说有什么事,妈你看你喜欢的。

秋玉道:“那里等呢,不能睡觉。嫂子我跟你说马上叫小瓶过去,叫她爸也去。开好多买卖叫他领东。把事都交给咱们,马上去那里研究。叫咱们孩子都过那边去。叫小瓶爸爸赶紧找人,一半天货就来到,事不宜迟赶紧去。”

“二嫂子你先陪咱妈几天,等两天再看,这刚刚开个头。”小瓶跳脚道我穿什么去?就这一身怎见人呢?秋玉道:“咱家有什么你还不知道?还是我舍不得你穿?你去那边看看再说,也不能等做好两件衣服穿上再去,那里不能迟缓。都是和你一样大的丫头那里等着呢,咱马上走。”

外边小伙计喊呢,姑姑我们送席来,是六个人的。说叫三爷爷赶紧过去呢,那里等门呢,还有姑姑赶紧和三奶奶过去。

秋玉道:二嫂子咱又办后边去。拽着小瓶跑哇。是边回头叫德寿跟上。这德寿在此情况之下,也不能不紧追。三口子进得大门,四丫头把小瓶拽走,两个男的把德寿拽去。秋玉迷离迷糊也不知进入什么所在,反正是大围捻保险灯这屋挂三个。只见熟人是殷萍。

殷萍笑嘻嘻道二姨,这里是铺房的后边配房,前边是绸缎庄,外边大车二十辆卸货呢。走我领你去看。刚出街门马嘶人喊,道这箱里是罩灯,还有五十个手打汽灯,留神慢放一通热闹。姐几个转个弯又回另一个客厅。这里小娟柴凤珍祝莲金玲迎春宝珠还有德寿。

祝莲说呢,明天这里弄个招待地方。我们主要寻老诚人,会做生意为主,多寻徒工。拣那老诚的亲朋想办法拽他们一把。小娟道暂且开市,人位不足我们可以加入,等人位添足我们退出。今天是八月初九,咱八月十二开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田三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