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釜》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

灯火如萤,周镇察坐在光下,眉目更显深邃,却是移开视线,“回你的御马监去,我的事情,你管不了。”

陆雪逢手中的食盒便轻轻落在檀木八仙桌上。

“我不来,大人还能叫谁?旁人又信不过,周家的人身份尊贵,断不能在这个关头染病,小公子不够细致,看不住此处。而您身边的近侍若真可靠,又怎致让安家的细作混进锦衣卫里来?”

周镇察倏然抬眸,“我若死了,你这番表现不仅没用,日后还要害你性命。你是聪明人,当知如何趋利避害。”

陆雪逢却浑不在意,“我既来了,就不会让大人死。”

短短几日未见,这少年换了身衣裳,也似变了个人。或者说,他并未改变,只是不用再隐藏。周镇察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做戏的能手,也对这宫里的生存的方法了如指掌,他的野心一经爆发,便再也收不回去,如今正淡淡地萦绕在他眼底。

而这种人虽万里挑一,却还唬不住周镇察,他拿捏起这样一个少年来,甚至不需多费什么心思。

“我怕你染病,就像你怕我死一样。”

“我不会。”陆雪逢淡声道。说罢,他解下面巾,丢在一旁,“这面巾戴与不戴也无甚区别,一样走风漏气。染不染病,全在天意。”

周镇察却厉声道:“戴上!”

陆雪逢没动。

“我看你是疯了,自寻死路。”

陆雪逢这才说:“我体质与常人不同,从不染病。幼时我住岐西,州里闹瘟疫,家家户户的幼儿全都染病,一旦染上,便没几个能熬过去,唯有我没染上。甚至偶然用了染病之人的茶盏,也没染上。我长到现在,尚不知风寒是何感受。”

这少年是一点都不畏他,趁他躺在床上下不来,也敢故意捉弄他一二。周镇察此番是强撑,思绪却不停,以致有些头疼,却还是道:“今天外面可有什么消息?陛下可有说观察使的事该如何?”

陆雪逢就道:“小阁老入了宫,应是与陛下商谈此事,晚些时候才听说此事要推迟,不过大人的病若迟迟不好,只怕这人选就要落在顾家头上。”

周镇察听罢,出声:“短短一个下午,你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雪逢愚钝,生怕一个行差踏错,误了大人的事。”陆雪逢微微颔首,继续道:“让顾侯去仓西,是最坏的打算。这些日子,安家必定要想尽办法让大人再受些伤,雪逢会尽力替大人拦下,这府里也有暗卫,安家难以得逞。”

“若有万一,或是我一个月后还未好,你有何打算?”

“那也不能轻易放顾侯过去。那时就拜托大人替我升一升在御马监的位分,安家能用此招阻拦大人,我便也能将此招还到顾侯身上。”

周镇察眸光轻闪,默了须臾。

“不要动顾侯。”

陆雪逢就坐到一边,“不动顾侯,我也有办法。只是……为何?大人总不会是念及他征战之功,动他便心生歉疚。”

周镇察没答,他愈发觉着面前少年的老道似乎要高于他所想。而这少年也不藏拙,就那样将他的心机展现给他看,仿佛是想让他确信,他选了自己是件正确的事。

周镇察便好似无意,扫过他腰间的地方,直视着他:“你来这宫里,是为了谁?或者说,是谁害死了你哥哥?”

陆雪逢的眼眸便垂了下来,他知道周镇察查过自己,不过既迈出了这一步,他也无所谓让他知道些什么。

上峰用人,总要拿住些什么,这人才用得顺手。而周镇察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在给他立规矩,不要随便揣摩他的心思。

陆雪逢这一回合败了,认输认得也彻底,“自是听大人的,以后大人指哪,我打哪便是。”

狗要牵绳,有时候人也需要。周镇察生来便懂得这一点,活到现在,手上的绳不计其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山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