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身中情毒跑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

天总会亮,就像人总会别离。

魏绵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她睁眼所见一半是碧蓝的天,一半是金黄的叶。

她浑身发软,但神智无比清醒,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是她自己的,穿戴完好,四望不见人,昨夜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她站起来,腰腿酸软,不可能是梦。

她走出树下,晏和的身影从下到上显露。

魏绵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去,她有些急切,差一点扑到他身上。

她停稳脚步,望了他半晌,晏和的神情很平淡,他刚想转身,魏绵把他按住,翻开他的衣领,鲜红的斑点密布,她又往外拉开,肩上的牙印还新鲜着,被她咬破了皮,此时有些红肿。

晏和退后一步把衣领拉回去,有的红痕靠上,遮也遮不住。

魏绵深深望着他。死了的心又恢复了微弱的心跳。

“走吧,先回息兰城。”晏和淡声道。

“你怎会在此,太后娘娘呢?”魏绵问。

“她走了。很安详。”

算算时间,他能在茫茫胡杨林中找到她,恐怕在太后刚咽气时便赶了过来。

太后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都没能送她最后一程。

“对不起。是我害你不能亲自送她。”

“我对你承诺过。这是我的选择。你不必负疚。”

“其实,你不必赶来,即便找不到我娘,我也还有别的选择。”魏绵说出这话,面色很平静,仿佛昨晚哭得撕心裂肺那个不是她。

“那就好。还有一个月,你早做准备,再有下次,我恐怕无法赶到了。”

魏绵顿了片刻说:“谢谢你面对万难也没有抛下我。是该结束了。”

风无比喧嚣,魏绵心中平静,是风把她的眼泪吹了下来,一颗接一颗,风不停,她的泪水仿佛也不会停。

晏和的手背在身后,劝道:“放下彼此,你我都会轻松很多,是好事。不要哭。”

魏绵深深吸气,擦去眼泪,扯出笑:“是好事。”

阿尧从林中跑出来,他身后跟着邹儒佑。

见到他们二人神态平常,如先前每个月底他见到的那样,邹儒佑眉头轻皱,瞥见晏和耳下的红痕又更加心潮难抑。

“走吧,先出去。”魏绵当先发话,说着迈步就走。

魏绵和邹儒佑来时走了两日两夜,回去时有阿尧带路,三人只用了一日一夜便出了不勒川。

金月和秋潇在谷口等着他们,见他们四个个个面色苍白,无精打采,忙命人送上水和食物。

魏绵的易容不见了,她也不打算遮掩,秋潇和金月打量了她几眼,金月心中有猜测,秋潇疑惑问:“燕南呢?”

“我就是。”魏绵咽下嘴里的饼道。

秋潇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金月知道她是女子,比秋潇好些,只揶揄她:“小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先前易容真是暴殄天物了。”

魏绵只笑笑问:“我爹娘出来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霍格沃茨:我是哈利大表哥》《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四合院:治理众禽,从签到开始》【燃文笔趣阁】【淘书小说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