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霸总猫大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三八小说www.38xiaoshu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沫晞……妹妹认定!”

夜沫晞很快扣住库利南钻石。,迎。刚刚伸,欲肩膀方像疾风险,差点触碰伤口。“干嘛?”

……呵呵……干嘛,抱抱。”

夜舞西尴尬。“五哥外呆久,真被西化。”

夜沫晞回应方,转头别墅。“喂……”夜舞西灿烂眼神亮亮,顿顿。西化喜欢啊。并非哟。……进入别墅候。辆银色劳斯莱斯银魅朝边驶。“夜沫晞!”

夜殇霆喊住方,身旁跟帅气男候,微微顿眼,瞬间神色灰暗。“夜舞西,候回?”

呢!”

夜舞西清冷握住夜沫晞腕。“走!”

“……”夜沫晞顿,脚步停停,并。再被方拉扯瞬间,伤,仍点点疼痛。忍住份微表确实被夜殇霆察觉,很快插入间,隔。“干嘛?”

夜舞西很快很反感夜殇霆。“拉痛。”

夜殇霆回应。金丝边框眼镜份黎明光芒。“怎扯白菜啊!”

夜舞西翻翻白眼。卷曲,迎朝阳格外亮眼,更衬俊俏皮肤越加白皙。“白菜呢?”

夜殇霆很见。妹妹妹妹,怎白菜?夜舞西立即整金色火,忍住喷。“夜殇霆,挑拨吧?”

白菜问题吗?尽字眼。突。“聊,颗白菜打扰二位。”

夜沫晞很快句。白菜白菜吧,反正谓。完,夜沫晞脚步轻盈迅速身边擦肩别墅。两位帅哥门口相觑,终,相互恶瞪眼。夜舞西率先朝向别墅,追夜沫晞。夜殇霆直接,低语句。“点。”

抄~夜殇霆,遍!”

夜舞西瞬间回眼睛像吃。“夜沫晞,。”

夜殇霆话,双插入裤袋,很快色严肃擦肩,迅速别墅。“……”瞬间,夜舞西拳头。恨方背影轰。直接打趴。夜沫晞妹妹,难妹妹?什夜殇霆肮脏!真气死二房间向睦,份关系错综复杂,份兄弟关系错综复杂。吧,。关键,夜殇霆夜氏族太霸权势夜氏族三哥夜氏兄弟眼……什!夜沫晞进厅,两位夜少爷剑拔弩张,已经瞧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夜氏族比更复杂。世,见比世更复杂。世,矛盾加强版夜氏宫斗剧。夜沫晞凝凝眼神,深刻明白:世夜氏族9位少爷催化剂与调剂。份调剂应该?什深刻思考话,族内部混乱,给外敌更乘。候,夜氏衰败毁灭,避免世,够让。“姐,族召内部议,边请。”

王管拦住。夜沫晞望眼,眸潋滟阴影。本打算楼休息,暂。夜沫晞王管议室,进候,议桌已经乌泱泱房二房三房,重三少爷五少爷,分别代表二房话语权物。三位老爷场。老爷直瘫痪床,植物,长期缺席族内部二老爷夜海南三老爷夜辰东边,分别原因缺席议。原因内容与目,恐怕资格请三老爷夜辰东,位三少爷千辛万苦找回姐,。谁叫气才怪。参加,两位夫。尤其二房边,外归明星儿眼神劲儿,言表。三房边,。除九少爷夜玖鸣照常参加各外,八少爷九少爷依影。夜沫晞数,随便扯张椅,坐角落旁。紧跟两位悉数场。向夜沫晞,表程度舒服。“母亲,该已经。”

三少爷夜殇霆向母亲。“嗯。”

环视四周,接朝向角落夜沫晞招招。“夜沫晞,坐身边!”

夜沫晞朝向边望慈祥眼神,顿顿神。突非常温暖长辈。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赤道热吻北极

赤道热吻北极

景戈
雨林深处,连绵的雨季让电影拍摄进度停滞不前。宋郁一身躁意走到河岸边,毫不避讳地盯着水里的俊朗男人。她挑了挑眉,吹一个轻佻的口哨,调子里是模仿当地部落求爱的信号。男人眯了眯眸子,大手扣住她脚踝,将她扯进水里。抛弃文明的地方,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电影拍完,宋郁把和当地男人的荒唐抛之脑后,回了文明都市。-一年后,宋郁跟随科考队前往北极勘景。科考队队长裴祉,人类学教授,擅长以融入族群的方式研究异文化。他性
言情 全本 2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沐慕沐
唐皎皎作为国公府嫡小姐,在太后膝下长大,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唯一不顺的便是下嫁给无名小卒吴谦尘。一朝变故,太后仙逝,与君和离,她沦为伶仃无依的孤女。殊不知,踏出皇宫的那一刻,才是一切的开始!
言情 全本 58万字
余污

余污

肉包不吃肉
一句话简介:最野的俘虏,泡最正的统帅。炸毛毛攻x毛扎扎受背景:修真低魔,架空王朝啰里啰嗦的文案:叛将顾茫重归母国,人人除之后快,据说最恨他的就是他昔日最好...
言情 全本 100万字
挚爱

挚爱

小掌纹
日更,有事会请假。接档写《少女梦》《温柔索吻》,求收藏!微博@小掌纹呢文案:苏凉晨五岁开始练习艺术体操,拿过冠军,上过新闻,却在二十岁时重读大一。适应校园生活后,苏凉晨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室友貌似是个兄控。苏凉晨想去取快递,室友:“取件码给我,我让我哥去。”点了外卖不想出门拿,室友:“我哥待会儿送过来。”凌晨三点苏凉晨还在熬夜,室友:“凉晨,我哥让你早点睡。”苏凉
言情 全本 54万字
唇间

唇间

顺颂商祺
口欲期假正经黏人攻x很会撩直球画手受“停滞在口欲阶段的人,可能会沉溺于咀嚼、抽烟、接吻等活动。”发生在热带的故事。魏予怀×楚和,假正经但成年口欲期精英×超会撩温柔直球注:设定本质来源于弗洛伊德,但本文有私设和参考,小甜饼而已,没啥医学依据哈~
言情 全本 18万字
悬日

悬日

稚楚
【原名《戒断》,应网站要求改名】[每晚九点更新]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本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我不建议你再靠近他。作为朋友,我也知道你一时放不
言情 连载 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