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三八小说】地址:38xiaoshuo.com

宋希晨叹口气:“张宝文,调查况。”

张宝文:“附近居民调查目击证。被害几乎邻居几乎门,做饭,饿点外卖。十点门,凌晨五六点候回早早跳广场舞经常见五六点走。邻居猜测肯定光彩

礼貌,见邻居般招呼,别打招呼,吭,。”

孙玉科:“按队长思,给居住房间进全方位拍照录制视频。房间很简陋,锅碗瓢盆张床,连张桌简单梳洗品。感觉居住旅馆。”

宋希晨问:“电设备呢?”

孙玉科回答:“什,连旧电视、旧电脑。床头插板机充电器,机,垃圾桶张药店购买药品票,给捡回。”

:“队长,附近草丛包括垃圾桶边,被害机或钱包及其随身物品,什。”

:“附近监控,由比较旧属棚户区,监控,或者附近商铺监控痕迹,药店,特别五点穿夹克视频间经常葫芦巷边,附近居民认识此。”

视频片段放屏幕

宋希晨眼,:“嫌疑。”

屏幕视频刚拜访毛利申侦探,牛皮文件袋资料。

张宝文:“队长,件案查?感觉什线索啊?”

宋希晨:“啊,怎线索。被害者案底吗?案底吗?

案件闫皓守被抓啊?被抓很快被释放呢?”

更惊讶,几乎宋希晨神通点目瞪口呆,队长怎闫皓守案底考虑啊?

宋希晨接厉声:“既机,拿走机,相信很问题很容易解决机,办法吗?根据身份信息查找机号码,父母提供闫皓守机号查找比较密切员,使软件做什查证啊?”

禁直呼头儿真厉害,每次迅速找突破口,服输,永远斗志昂扬。

宋希晨毛利申话,闫皓守违法药品买卖。果真证实话,估计离真相更接近符合韩亦静理判断,被害者交易或什且预估持续很短,因被害者穿睡衣、拖鞋。

:“孙玉科,张买药票,药店核实问卖药经常买药?药通常治什。”

宋希晨再次给分配任务,张买药张,法医部。

老贾究竟闫皓守尸体,与尸体进,深度灵魂交流。

宋希晨拍拍老贾:“老贾,帮忙东西。”

机打刚拍张药品购买票,递给老贾。

老贾:“药?躺?”

宋希晨点点头。

老贾沉思:“应该啊,药,治疗失眠,缓解疼痛性药物,量食麻醉效果,严重致幻。”

宋希晨突啊,算闫皓守买迷晕性,药店买啊。高价买?合逻辑啊。

层厚厚雾,使清。

呢?

买药肯定案件拼图,应该它放方呢?它究竟本案呢?

,刘强打电话:“头儿,技侦部。”

宋希晨:“稍等。”

宋希晨技侦部,强正坐台电脑键盘翻飞,叹息果局长直接挖市警局。由网络达,,网络技术珍贵更加淋漓尽致。网络信息掌控,越破案关键。

强招呼队长坐旁边:“运营商查找身份信息机号机号二十四机,凌晨两点二十六分候关机运营商经常通话,名单。”

宋希晨向刘强竖拇指夸赞:“,干错啊。”

:“队长,别急夸啊,完呢。机号,被害者父亲留给机号。父亲留给办理身份信息显示信息网根本或者机号显示,通运营商定位信息显示,它闫皓守片。”

宋希晨继续竖拇指,命令继续深挖机号。

《等在春天的王妃》转载请注明来源:三八小说38xiaoshuo.com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盲医

盲医

太上忘情
男主邱霸天是一个会中医术的瞎子,可是他的眼瞎在表弟家已经痊愈了,为了自己方便行事,男主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女主苏淑琴是表弟的老婆,自己在表弟家养伤却想着不好的事情....
都市 连载 67万字
[足球]队长

[足球]队长

甜蜜桂花糖
【每晚20:00准点更新,有事会挂请假条。】那一届世界杯,他拖着一条伤腿,一个人却扛起一个国家的梦想。那个落寞的七号背影,亦成人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人,能陪在克里斯蒂亚诺身边,给他爱、支持与鼓励,陪他捧起大力神杯,让世界正视他的努力、童真与伟大。我们终于没有等到这个人,孤独的CR7依旧为葡萄牙而战。于是,我将小蝴蝶创造出来了。谨以此献给最好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
都市 连载 154万字
满城衣冠

满城衣冠

金十四钗
衣冠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既指缙绅世族,也是斯文败类。许苏对傅云宪的记忆得追溯到十来年前。或许是时间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当时的傅云宪与这两个字全无干系,既不搭着前一层,也不挨着后一层。
都市 连载 183万字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都市 全本 40万字
杨羽芸熙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都市 全本 188万字
茫茫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都市 全本 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