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

夕阳西

易传宗接,左甲鱼,右老母鸡,蹬蹬蹬二楼。

!”

门口,易传宗敲门,耐等待

声,门打

门内名长相略显富态,容饱满,衣整洁

易传宗脸立马露笑容,嘴巴抹蜜似,“逢喜精神爽,您。”

彭瑞青母亲,部队医务员,平保养近五十四十岁似

富态眼笑:“传宗啊,,听任务,忙完,快进吧。”

嘞。”易传宗点点头走进屋,遍解释:“干完,等再更热闹?瑞青干嘛?”

买酒。”屋,色红润,身姿饱满彭瑞青媳妇卫嘉颖,结婚比易传宗早,怀晚,“,坐月厌食,本做顿,结果候正忙。”

“幼,巧。干,。”易传宗咧嘴笑,“应该,今顿绝够补!”

“甲鱼?老母鸡?”卫嘉颖暗暗吞口口水,眼神婆婆瞄眼,月婆婆少次母鸡鱼汤,厨艺跟易传宗相比,带腥、油腻东西处理般。

结果正彭母眼神彭母白眼,“干嘛?”

卫嘉颖讪讪笑,连忙:“妈,!”

做?”彭母眉梢挑问,卫嘉颖直接噤声话。

易传宗暗暗偷笑,婆婆压制力足啊!

连忙打圆场,“刚创龟山飞凤,正准备显摆显摆呢,您抢。”

彭母慈祥,“话,艺,别让做饭吃。”卫嘉颖瞥眼。

卫嘉颖连忙:“妈!您别误思!”吃炖,吃炖炖

“嗯。”彭母随声,太老实,媳妇儿活泼,

卫嘉颖讪讪回屋

儿,厨房喷香喷香,老母鸡甲鱼混合奇妙味,澹澹鸡肉味非常鲜,奇特,嗅提神。

卫嘉颖特别馋,单单闻味儿流口水,羡慕娄晓娥,做饭赋,偏偏艺,给碰

易传宗端盘红红绿绿青椒扁豆走,正候房门先进彭瑞青,宗烈等

笑吟吟:“哥几。”

早,六点吗?”彭瑞青诧异,六点已。

“哼,班,早点。”宗烈鼻音哼句。

易传宗勐乍,“呵,公安志吗?脸色,几见更加严峻,刚杀甲鱼。”

宗烈嘴角狠狠抽,“晒晒吧,快变白脸。”

易传宗咧嘴笑,咧咧,随宗烈肩膀向景逸等,“哥几俩谁白脸,黑白色盲。”

炎夏太阳,点黑,余韵,常白。

邵义宏脸笑容变更浓伙,快乐,舌,“巧黑白色盲。”

景逸微微沉思,点点头:“黑白色盲,远近视。”

易传宗,“吧?!给,装见。”

宗烈耸耸肩,易传宗胳膊抖,“别跟凑合。”接旁边八仙桌

筹,易传宗朝门外打量,似乎

彭瑞青口解释:“书恒,文涛,卓哥空,晚点。”

易传宗眉梢挑,书恒彭瑞青表弟,很正常,文涛部队,肯定根本请假,卓吉龙竟避嫌候。

爷什菜给炒。”

“刚才宁传讯二十分钟吧?”彭瑞青回

易传宗点点头,“稍微等等,龟山飞凤炖呢,晚点,剩简单。待儿做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上位

上位

言不由衷
钟哲是个农村来的,都市的繁华让他目不暇接,他能做的只有本分,但是职场的道路并不好走,同事的陷害,领导的打压每个都让他应接不暇,他只能拼尽全力以搏生存!上位路漫漫,一朝见分晓,情到深处不比金钱诱惑。
都市 连载 47万字
难哄

难哄

竹已
【48章后的章节暂时勿买,感谢大家。】机缘巧合之下,温以凡跟曾被她拒绝过的高中同学桑延过上了合租的生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平...
都市 全本 45万字
乡野风月

乡野风月

鸿运当头
杨羽去深山乡村里支教,这里几乎没有男人,只留下一群娇俏风骚的大媳妇小姑娘,还有水灵灵的支教女老师,于是他夜夜偷香!…
都市 全本 200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现代都市刑侦,作风冷淡
都市 连载 96万字
争锋

争锋

冬虫
尚未转正的公务员秦百川无意中撞破领导的风流韵事,帮助其解了捉奸之围,岂料这场捉奸大戏的背后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由此,也揭开了秦百川仕途大幕……
都市 连载 26万字
招惹

招惹

从羡
文案平城有两大名人:沈家岁知,晏家楚和。前者纨绔不齿于人,后者矜贵众望所归。都说世上顽劣有十斗,沈岁知独占八斗。晏楚和身为商界新贵,声名赫赫,束身自好。不论在谁看来,他们都有云泥之别,理应永无交集。——直至那日,二人意外滚到了一张床上。事后清晨,沈岁知走出浴室,晏楚和坐在床边抽烟,神色淡淡。看到她后,他将烟碾灭,极为正式道:“晏楚和,28岁,双亲健在,有房有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都市 全本 33万字